网站首页 > 新闻 > 重磅头条

号称融资6亿的网红家居品牌NŌME首店倒闭,已欠下上亿货款!

2019-08-02 17:51:13 jiajure 阅读

摘要: “全盘照搬MUJI的NŌME没有MUJI的命,却得了MUJI的病。”据《澎湃》报道,近日一直风波不断的“网红”家居品牌NŌME上海首家店——五角场万达广场店正式歇业撤店。记者实地探访时发现,店铺被围挡遮住,店内满地狼藉,仅剩的店员表示,这家店是NŌME最早的一批门店,关店的原因是生意不好,“一天几千块营业额,还不够支付店员工资”。媒体关于上海五角场NŌME门店关店的报道以及视频截图而在五角场万达广

“全盘照搬MUJI的NŌME没有MUJI的命,却得了MUJI的病。”


据《澎湃》报道,近日一直风波不断的“网红”家居品牌NŌME上海首家店——五角场万达广场店正式歇业撤店。记者实地探访时发现,店铺被围挡遮住,店内满地狼藉,仅剩的店员表示,这家店是NŌME最早的一批门店,关店的原因是生意不好,“一天几千块营业额,还不够支付店员工资”。

微信图片_20190802131210.jpg

媒体关于上海五角场NŌME门店


关店的报道以及视频截图


而在五角场万达广场店撤场之前,NŌME位于深圳、成都、重庆、江门等地的多家门店都已关店离场;这家店撤场之后,NŌME的关店步伐也没有停止,北京、西安、广州等多地的门店仍在陆续关闭。
就在去年年底,NŌME的创始人陈浩还曾公开发言表示NŌME已获得6亿元的B轮融资,但是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到帐,并雄心勃勃地计划2019年在国内新开店500家,同时准备进军全球市场,却迎来大面积关店的结局。
2017年,陈浩的NŌME以“瑞典设计师品牌”的定位入局生活家居市场,产品品类、货品陈列、门店选址等全面“照搬”MUJI无印良品。网红气质的门店形象,以及初入市场消费者对它的新鲜感,让NŌME一度成为颇具话题的生活家居品牌。
但一个新品牌是否经得起市场考验,时间会给出最好的答案。
自诞生之日起,NŌME便在产品品质、供应链、知识产权等多个环节连续“爆雷”,而这些问题爆发后,最直接影响到品牌形象、门店业绩和加盟商信心,进而触发全国范围持续关店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NŌME陷 “质量门”,加盟商退店维权
年初,《新快报》和《南方都市报》先后撰文称NŌME门店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不仅有多款产品存在标识错误、安全技术标准混乱等欺骗消费者行为,而且还有一款BB霜产品类雌激素含量过高,可能引发人体各种疾病,如癌症、生殖能力下降、神经系统紊乱、儿童性早熟、糖尿病等。
随后,《信息时报》报道称,一名女性消费者在购买使用NŌME弹润维他命气垫霜后引起“接触性皮炎”,该消费者3次到NŌME讨要说法,NŌME却要其自己去提供检验报告,证明是这款气垫霜有问题。一石激起千层浪。
曾经作为“网红打卡店”的NŌME开始被大众起底此前曾被掩盖在光鲜表面下的各种问题。而加盟店大面积要求退店、供应商货款拖欠严重等问题也开始暴露于大众的视野。据媒体汇总,仅5月份半个月关店14家。


上海青浦区某NŌME门店的撤场


而在7月初,多家多次寻求退店无果的NŌME加盟商集体在北京召开了一场“特别”的沟通会。沟通会上,加盟商代表向记者们展示了他的店铺经营情况。
在开业的9个月时间里,其店铺仅在2018年10月、12月及2019年5月实现盈利,其余6个月均处于亏损状态。“5月盈利是因为有打折优惠,但我们不可能一直做打折促销活动,所以6月就又进入亏损状态。”


NŌME加盟商集体维权
此外,他们的加盟合同被NŌME以需要修改为理由要求寄回总部。但是“新合同”却一直并未寄回给他们,导致他们无法通过合同进行维权,如今都陷入退店无果、沟通受阻、诉讼无门的境地。
最后,这些维权加盟商表示他们已经集体委托了一位律师与NŌME品牌方进行交涉,希望NŌME方面能正视他们的合理诉求,也希望借助公开舆论的力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拖欠供应商上亿货款,融资涉嫌作假
除去产品质量危机以及大批加盟店要求退店,NŌME也被媒体曝光在供应链方面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经济观察报》指出NŌME拖欠了多家供应商的货款。文章中的记者与NŌME的供应商取得联系,获取不少了一手消息:“作为NŌME门店一部分T恤和针织衫的合作供应商,某服装公司老板陈红算是较晚与陈浩进行合作的。
即便如此,她向记者透露,‘陈浩拖欠货款都差不多四五百万了。’被NŌME拖欠货款的供应商里,陈红不是孤例。据她了解,‘我周围加起来应该有两个亿了。’
陈红进一步指出,‘像她这样做T恤的,欠款算是少的,还有做牛仔裤、羽绒服的,陈浩拖欠七八百万的多了。’”供应链对于一个零售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条跟不上企业发展的供应链都可能会拖垮一个品牌,而NŌME仅在供应商方面的欠款就已经达到了数亿元。
所以有部分加盟商反应NŌME现在出现了部分门店开始断货,有些货品甚至出现了残次等质量问题也不足为奇了。此外,被陈浩拿来吹嘘的多次融资也被业内质疑可能是虚假融资。他们认为从种种迹象来看,陈浩宣布NŌME融资更多是给加盟商画了一个大饼,实际上融资并未成功。
因为从目前较为权威的天眼查、企查查等公开查询工具,均未发现NŌME的股权架构有任何改变。股权变更还停留在一年前的2018年5月14日,而当时陈浩从4月份宣布融资到完成股权(投资人)变更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而本次B轮融资已经宣布完成半年,但股权并没有任何变化,显然是一次不同寻常的融资历程。


利用公开查询工具显示的股权变更结果
和NŌME所宣称的并不一致


甚至NŌME家居财务负责人莫女士透露,截至目前NŌME家居账户没收到一分B轮融资款,并表示这一轮的融资实际上最终以失败告吹。有法律人士表示,若陈浩在加盟商大会上公布的是虚假融资,以此方式来吸引加盟,则涉嫌商业欺诈,或将负刑事责任。
瑞典品牌身份造假,侵犯他人知识产权
一直以来,NŌME将自己定位为以原创设计为价值驱动的家居零售品牌,同时也是来自瑞典的独立设计师品牌。而“国外的设计”正是NŌME品牌成为“网红打卡店”至关重要的因素之一。但是实际上,NŌME“假瑞典”品牌的身份多次被网友揭底。NŌME的商品标签上标注的号称设计研发中心的瑞典地址“瑞典斯德哥尔摩瑞斯拉格路6号”的地址被网友发现那里只有软件公司、小酒馆和美容用品商店。

曾出现在NŌME官网的“瑞典总部”,被网友发现实为PS图片


而一直以“创意总监”身份出现在NŌME官网视频里的Fredrik Moberg,在NŌME的官网显示中是“曾获得国际奖项的设计名师”。但是网友发现,他其实是https://cheapdays.se/的创始人。
这个公司成立虽然有3年时间,但是3年营业额加起来只有15万瑞典克朗(折合人民币11.4万元),累积的亏损却有100多万。而他本人在全球知名的职场社交平台领英中的标注和NŌME没有任何关系。
而就在前几天,国内著名的原创空气香氛品牌DAILY LAB在其公众号发布了题为《NŌME家居,别把消费者当白痴!国货做成这样太丢脸!》的文章进行维权,指责NŌME一方面呼吁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另一方面却抄袭DAILY LAB的原创香薰,还在DAILY LAB维权申诉的时候态度傲慢。
文章中DAILY LAB方面也贴出了其原创专利证书,并表示“NŌME此款产品已侵犯DAILY LAB美术版权/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技术专利。”

DAILY LAB方面出示的原创专利证书


而NŌME对此表示这是DAILY LAB的蹭热度行为,不会特别作出回应。根据第三方相关信息报告显示,陈浩的NŌME仅2018年和2019年就涉及了多起商标、产品外观侵权等知识产权纠纷,显示出该企业在知识产权尊重与保护方面意识极为为淡薄。

微信图片_20190802131357.jpg

NŌME(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涉诉多起知识产权案件


从姿态高调、扩张速度迅猛的家居零售品牌的“网红”,到饱受各方质疑、一直身处舆论的风口浪尖,NŌME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产品质量问题,加盟商集体退店,至关重要的供应链被拖欠上亿货款,巨额融资被业内质疑作假,甚至一直鼓吹的“原创设计”也被真的原创者维权……NŌME一路走来,虽然收获了一些关注,更多面对的却是各方的质疑。联想到NŌME的“师父”无印良品从去年一直延烧到今年的“产品质量门““连续降价”“利润下滑”等负面报道,让人不禁感慨——陈浩的NŌME“没有MUJI的命,却得了MUJI的病”。

(来源:正商瞭望)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9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