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 > 重磅头条

可能是“锤友”对罗永浩最客观而饱含深情的评价

2018-12-24 11:15:50 Roxue 阅读

摘要: 这是思维的力量。匠心也不是,不想跪着挣钱嘛,所以你得有所依靠。

12月19日晚7点,一场以“锤子科技启示录”为主题的分享和辩论在“家居热不热”社群火热展开。

“家居热不热”社群是一个由家居热媒体创始人胡炼发起的追求新视野、新资源、新项目、新资本、新赛道、新物种、新观念……并推崇相互学习,终身学习的泛家居行业智慧社群,社群要求每个群成员贡献至少两小时专题分享,将开展线上专题讨论、线下专题聚会、大咖上门拜访三种活动实现个人“知识结晶”的呈现,为整个行业智慧的进程贡献微薄之力。

微信图片_20181224111412.jpg

群成员大象贡献了第二颗“知识结晶”

微信图片_20181224111419.jpg

以下为对话实录:

胡炼:第一个问题,简单梳理一下锤子科技的历程和最新情况?

大象:锤子科技成立于2012年5月15日,初期天使投资时公司估值5000万人民币,2013年5月第一轮正式融资结束时,资本市场估值4亿7000万人民币。2015年6月16日迅游科技向锤子科技新增出资额3000万元,投资完成后将持有锤子科技1.13%股权。

胡炼:这个回答相当官方,可以说一下他们的最新情况吗?

大象:其实这个内容只是表明这家企业已经6年了,目前锤子科技确实面临非常艰难的地步。我从科技界的朋友和投资人那边了解到的信息是:锤子会可能会和某公司合并,个人以为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微信图片_20181224111926.jpg

胡炼:第二个问题,简单梳理一下锤子科技的创新,比如用户体验和硬件技术?可能在这方面,作为“锤友”是最有权利来讲的了,因为可能更了解并有研究。

大象:锤子科技的创新主要体现在完整的交付意识上,什么意思呢,老罗受乔布斯影响巨大,而乔布斯的核心观点则是我们的系统最理想的运行环境一定是我们自己生产的设备。软件上的创新点我分为界面级、痛点级、惊喜级来讲。

这里需要说个前提,就是每家公司的软件开发无一例外都是引导用户进行直觉操作,而直觉操作只有一个缺点,就是用户用的爽但是不一定能察觉到,这就好比说微信是一款伟大的软件但很多人无感一样。

锤子在界面级的创新主要是16宫格和完全拟物化的UI设计,而底层的优化带来的安卓机里,个人认为是同硬件配置下最为顺畅的体验,这点其实可以从业界评价不难得到。典型的痛点级,从闪念胶囊,到开会静音提醒和大爆炸、ONESTEP,都是很好地面向商务人士做了优化,锤子系统的迭代和更新有明确的商务指向,这点是和其他手机商有区别的。

说一个大家不知道的,锤子手机是市面上防丢及找回率最高的手机,即便是最新款的ipx,苹果也无法阻止捡到手机的人强制关机及刷机,锤子不一样,他需要密码才能关机。我父亲的锤子手机掉过三次,都因这个设计通过GPS找到。

最后是惊喜,锤子便签、长图截取、自动填充验证码,以及强迫症模式、颜色自动对齐、隐私模式等,这些都是锤子开创的。实际使用的感受亲和力强,易于上手。当然了,对于大部分普通用户而言,也接受无法感知的事实。补充下,锤子的硬件水准一直是落后的,没有打通供应链是锤子的短板,这点不否认。

微信图片_20181224111930.jpg

胡炼:第三个问题,锤子科技为何会步入艰难,在产业链上的得与失?第三个问题,恰好和你补充的内容相关,可以继续讲详细一点么?因为,这一点也是作为其他制造业可以借鉴的。

大象:划重点,因为我们的客户偏高级制造业些,结合我最近几年观察小米,我最近总结了一下,就是产业升级的步骤,以往我们是 产品、设计、营销都很一般,然后进入了产品、设计一般,营销一般的阶段,再然后进入了产品设计营销都很棒的阶段。第三个阶段我以为是现在,但是现在发现其实不然。

整个硬件制造都有强烈的取巧动机,比如,如果没有muji和巴慕达,小米生态链估值要减去一半。大家都挑着简单好实施的走了,但是最难的供应链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性进步,所谓的设计和营销赋能,是意淫。这点在猫王上体现很彻底,是一个社会进步期间的短暂回调,不可能持续的。

胡炼:你刚才要说的三个阶段是不是这样?第一个阶段: 产品、设计、营销都很一般;第二个阶段:产品很棒、设计一般,营销一般;第三阶段:产品设计营销都很棒的阶段?

大象:除去锤子,我们看看最近大热的蔚来汽车,其实都是精心准备入场的,但是仍然有该交的学费,锤子失误在没有权衡好自身追求和发展阶段的矛盾,用罗老师的话说,其实是缺乏商业能力,错过了自己改错的机会。

第二个阶段,产品一般,设计一般,营销上去了,第三个阶段是看上去都很棒,其实产品仍然是一般,因为在供应链上取得突破远比外行人想得复杂。

胡炼:嗯,这就好理解了,也就说制造业的硬核仍然是制造本身。可以从研发端-生产端-销售端这个曲线来理解。

大象:这个表述不是很严谨,毕竟我还是认同科特勒的4P理论来谈营销,其实包含产品本身。这个硬核在于,我打个比方,小米的优势你从小米战地笔记看不出来的,他们的所有行动都指向一个明确目标:如何高概率使新产品活下来。基于这个理解:供应商要成熟到爆的(90分箱子供应商给新秀丽日默瓦代工多年),外观要稳妥经过验证的(抄袭日本),材料和工艺要下本(普通平摊10万量的模具,直接干到300万平摊)。那么问题来了,不是所有领域的牛人都愿意跟你玩,这也是后来开放了有品的原因。

胡炼:第四个问题,锤子科技在营销上的得与失?刚才这一点我补充一下,从启示录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泛家居产业链也做不到如此完美……

大象:两个理论来作为前提:1、手里有把锤子所有问题都会被看成钉子。2、盈亏同源。罗老师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他只是一个偏执且极致的产品经理,个人能力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换成别人来打这副牌,没上桌子就下去了,从这点上我认为是得大于失的。

微信图片_20181224111934.jpg

胡炼:感兴趣你如何解释上面两个理论,因为我们今天讨论的是锤子科技启示录。

大象:但我们不禁要谈到另一面,就是左右脚走路的模式,牛吹出去了,满足预期才会有更多的牛,罗老师如果专注系统,或者专注从周边开始,也许胜算就会大很多。而一旦预期过高,加上自我的传播能力强悍,其实会掩盖很多基础的简单的有效动作。比如深入渠道,比如多给返点,比如走进电梯,比如妥协大流。但这会带来更深的一个拷问:罗永浩是商人还是艺术家?我认为他是一个努力扮演好商人角色的艺术家。节奏失调是我看到的情况,不能简单判定为得与失。

胡炼:第五个问题,“锤友”和“罗粉”有什么区别,如何评价这两个群体对锤子科技的作用?今天亲测群里还有“锤友”,其实我今年刚刚用上锤子手机,对一些针对我们这种健忘型文化工作者的功能,简直觉得太神奇。

大象:说个前提,我从06年认识老罗,现在已经12年了,不否认,这个人对我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塑造有极大的影响。基于这个维度,其实他做的事情一直,注意是一直让我敬佩不已的。

胡炼:不过从做公关专业角度出发,一个公司过度打上公司创始人私人的烙印,也可能不是好事。

大象:锤友我会认为是基于理念认同的一群人,简单讲这个人即便是不能知行合一,但在讨厌这个人的同时认同其理念,做到不冲突,本身就是人群中极大的考验,独立思考吧。而所有的粉,心理底层不过是缺乏安全感和寻找社会认同的某种依附和投射,探讨价值不大。锤友会贡献销量,罗粉不见得,粉丝经济有个定义大致说,500以内,光靠光环可以带动,超过这个数就不是说单纯粉了。

胡炼:友是因为理念,粉是因为依附。

大象:一个公司打上创始人烙印看阶段吧,马云就做的很完美啊,其实作为一个内向人格的人,罗是很不愿意面对公众的,但是战略上的失误一旦需要战术上的勤奋来掩盖,这也是无奈。还是那句话,善战者无智名无勇功。这个总结很到位,是理念和依附的区别。

胡炼:最后一个问题,专门讲讲对于制造业的启示,对于你作为营销人的启示。

大象:没有捷径可走,营销人在不确信自己极度理解了这个行业时,所做的每个轻率动作要么会坑了企业,要么会坑了用户。从这个角度讲,所谓的独立营销人消失只是个时间问题。回答完毕。

胡炼:……那是对自己的预言么?

大象:不是预言吧,从事营销的工作都会容易有种虚妄的获得感,其实很难真实面对自己的能力,这在心理学上称为禀赋效应,其他岗位的也是,只有真实意识到,这是一个协作过程,才能有本质的进步。现在看到的所谓所有行业都值得做一遍,其实很皮毛,虽然也听着很热血。

当然了,多思考肯定不会错,分享个小例子,我的一位朋友,做出了世界级的喇叭,6年时间。一个钟表团队,我开始觉得是吹牛,我这次去了一趟发现确实是这样的,为什么?这里有个关键的思维模型,就是凡事问本质,喇叭的本质是什么?是电子元器件还是精密配件,如果是电子元器件,那对不起,6年估计搞不定,但是如果是精密配件,那我朋友自己的工厂是给apple做加工的,加上20年做表的经验,牛逼的一塌糊涂。

胡炼:所以,制造需要时间来累积工艺。这大概就是……匠心。

大象:最后的结论是喇叭是什么?是声电换能器,是一种精密的同轴运动使得空气做功的精密配件。于是他们就做了,就成了。这是思维的力量。匠心也不是,不想跪着挣钱嘛,所以你得有所依靠。

胡炼:所以,还是要在自己优势基础上,做出思维创新。

大象:不见得是思维创新,凡事问本质其实是向内寻找的过程,谈不上创新。

胡炼:嗯嗯,谢谢@容易激动的大象。


标签:  锤子科技 制造业 营销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9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