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 > 重磅头条

聚焦成品帘崛起 2019将成爆点时刻

2019-01-14 10:45:40 Zoro 阅读

摘要: 截至目前,成品化窗帘大致可分为标准尺寸成品窗帘、部分标准尺寸成品窗帘、柔性化生产个性定制窗帘、成品+微定制窗帘等类型。

未标题-1.jpg

种种迹象显示,成品帘自2018年开始走俏之后,2019年即将迎来终端大爆发。据不完全统计,3月份的深圳国际家纺家居展上,参展的成品化窗帘厂商多达数百家。从根源上来看,成品帘的崛起,既跟上游房地产业的风向转变有关,又与整个家装行业的竞争格局演变密切相关,同时也是高痛点的家纺行业内在的转型升级需求使然。

相关阅读:2018秋冬家纺展,未来商业生态序幕已拉开!


A 行业扫描

对标全球市场,

成品帘市场潜力巨大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消费观念、消费习惯、购物方式发生重大变化,成品窗帘不仅能够以快消品的形象面对市场,而且重塑传统窗帘行业的业态。与此同时,性价比、品质及服务更易标准化,同时也更有保障,不仅容易树立品牌形象,打造知名品牌,而且可以直击传统窗帘行业的各种痛点。

对照全球市场,成品窗帘在国外的发展已经基本成熟且普及率较高。在欧美,标准成品窗帘已经占到市场份额的75%左右,在日本,标准成品窗帘已经占到市场份额的65%以上,已经趋于成熟。国内成品窗帘市场开始起步,成品窗帘的市场占有率不足1%,市场前景广阔。

2015年以来,国内成品窗帘市场开始凸显,行业展会上出现了主推成品窗帘的商家,成品窗帘已经成为国内窗帘布艺行业的新趋势,并衍生出了多种不同的产品形态。

从早期试水成品窗帘的品牌来说,在整个窗帘行业景气指数不高的当下,发愁的并不是没有订单,而是订单太多产能跟不上。诞生于2016年的兰客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便开设了70多家专卖店,年销售额破亿元;2018年3月刚刚进军成品帘市场的城市客厅,一个38平方米的小展厅,10个月完成了200多万元的成交业绩,创下了窗帘行业史上最高坪效……种种迹象显示,2019年或将成为成品帘崛起的元年。


B 深度解析

成品化窗帘为什么会火?

从外围环境来看,未来家纺企业的竞争对手,不是现在的家纺业同行,而很有可能是家装公司、房地产公司、上市家居公司、互联网IT公司、流通业巨头甚至是跨国公司等。对于一直专注细分市场的家纺企业而言,未来成品帘不仅是渠道跨界的突破口,同时也是解决窗帘生产过程中个性化需求与柔性化生产之间的矛盾的突破口,更是带动家纺企业走向规模化、集约化和品牌化的突破口。

从现状来看,成品窗帘崛起的背后,是一个高痛点的传统窗帘行业。随着新生代消费群体的崛起,与之伴随的不只是消费需求的转变,还有消费决策场景的转变。在此背景下,窗帘行业固有痛点被无限放大,而这些痛点的解决不能依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迫切需要一种全新的业态和一整套全新的玩法,比如成品帘。

消费者端

无C端品牌作为决策参照。过去的窗帘行业,在C端并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如此一来,消费者难以构建专业的消费决策体系,家纺企业也很难实现C端突围,一大批年销售额5000万元左右的中小型家纺企业成为市场的主宰,变相阻碍了整个产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工具来完成升级和转型的进程。

无底线的价格欺诈。无底线的价格欺诈,产品以次充好,不明码标价或者虚高标价,面料标价配件不标价,多算材料乱算价等行业乱象,严重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口碑,同时也严重影响了终端消费者的体验。

品质和服务缺乏保障。由于窗帘的消费流程十分繁琐,传统的窗帘门店大多展示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布料,提供给消费者的窗帘设计方案大多只能依靠从业者的经验,加工出来的窗帘成品质量好坏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可参照的标准,既难以让消费者实现所见即所得,也难以让他们获得相对有保障的标准化的专业服务。

经销商端

低门槛的恶性竞争。现在的传统窗帘店,几乎90%是低层次的夫妻作坊店。店与店之间的竞争就演变成无节操的价格战。

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随着店租、人工、物流成本的上升,传统窗帘店的运营成本正在逐年攀升。与此同时,由于窗帘的服务流程十分繁琐,发货出错率高、仓库管理难、而且加工成本高、裁剪损耗高,无形中又进一步拉高了窗帘店的运营成本。

上游跨界品牌商的“打劫”。第一个“劫匪”是房地产商。在精装房的政策导向之下,越来越多的房地产商开始推“拎包入住”,建材、家具和窗帘一应俱全。发展到现在,很多品牌整装公司携手房地产公司,推出个性化整装,让每套精装房都可以长得不一样,跨界打劫的力度更进一步。

第二个“劫匪”是家装公司。部分传统的家装公司会直接给客户卖窗帘或者把客流导向合作的窗帘店;高端设计师可以做窗帘搭品牌推荐或者帮助客户采购窗帘;整装公司会将窗帘纳入自己的软装供应链。

第三个“劫匪”是全屋定制企业。以索菲亚、欧派、尚品宅配为代表的定制巨头,正在依托自身强大的流量优势布局大家居,窗帘作为一个重要的软装品类,不仅被纳入了各大品牌的供应链,而且借助各大定制企业的固有渠道,迅速在全国铺设了近万个窗帘销售网点。随着这些网点的成熟,相当于在窗帘行业的上游设置了一个巨大的截流网。

第四个“劫匪”是上游的家具建材商。从整个窗帘市场近两年的招商格局演变来看,无论是地板经销商、墙纸经销商、卫浴经销商还是家具建材商,都可以顺带销售窗帘品牌,并可利用产业链上游的优势,在消费入口层面获得一定先发优势。

第五个“劫匪”是互联网。不管是京东,还是淘宝,又或者天猫,随便搜搜都可以搜出数十家窗帘店。这些窗帘店,产品相对年轻化,款式简单,价格实惠,同样会吸引很大一部分年轻客流,并给传统的窗帘门店造成冲击。

厂商端

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工资上涨,让企业运营压力加大。2018年,跟纺织品有关的化工原料的价格上涨可谓是轰轰烈烈,例如:POM上涨1906元/吨;TDI破3万元;MDI高涨1500元/吨;染料涨幅达77%。在不断的停产限产和成倍增长的排污收费下,化工、化纤、纺织、印染等行业所必需的原材料未来很有可能会持续上扬。对于厂商而言,上涨的不只是原材料价格,还有人工成本。多重因素影响之下,企业的运营压力可想而知。

产能过剩,产品同质化严重,竞争加剧,让窗帘行业步入微利时代。我国虽然属于窗帘生产大国,但却不是生产强国,在国际市场竞争中缺乏有力的品牌。国内窗帘企业的产品多以中低档为主,产品附加值较低,随着国外品牌对国内市场的不断冲击,国内窗帘企业的利润被不断压缩。

由于在家纺行业发展势头较好的年份,企业对于生产规模缺乏理性控制,盲目扩张,使得整个家纺行业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之所以说是结构性产能过剩,是因为目前市场上的产品同质化严重。窗帘企与窗帘企之间,不仅生产的产品类似,甚至连制造设备也基本一致,缺乏真正的品牌企业。最终,让整个窗帘市场渐渐步入了微利时代。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家纺净利润增速为-2.3%;2016年中国家纺净利润增速为-18.4%,具体到2017和2018年,中国家纺行业的净利润增速依然处在下滑通道。

消费力减弱,出口受阻,销售通路不畅。从需求端的角度来说,由于近年来资金大量流入房地产,加上物价走高,导致终端个人可支配收入减少,消费能力正在走弱。因此,很多窗帘企业发现,2018年9月之后的传统窗帘销售旺季并没有如约到来,终端经销商普遍反映生意难做。

对于一些出口型家纺企业而言,原材料和人工的上涨,让中国正在全球范围内渐渐丧失其价格优势。再加上人民币贬值和中美贸易战,家纺企业的出口通路愈发不畅。自2019年1月1日开始,美国对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家用纺织品征收的关税由10%上升至25%,让不少出口的家纺企业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经营压力。


名词解释

何谓成品化窗帘?

成品化窗帘的概念,简单理解就是让窗帘以成品的形式从厂商端直面消费者,而无须经过经销商的二次成品加工。截至目前,成品化窗帘大致可分为标准尺寸成品窗帘、部分标准尺寸成品窗帘、柔性化生产个性定制窗帘、成品+微定制窗帘等类型。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标签:  成品窗帘 家纺展 家装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9 www.metinfo.cn